首页 > 改革发展 > 他山之石
首汽集团:“老国企”的互联网“新冒险”
A- A+

发表日期:2019-03-13 作者:gksk002 点击量:

【文章导读】目前,首汽集团已经打造了移动出行领域的三大品牌:首汽租车、首汽约车和首汽GoFun共享汽车。“的哥”穿上西装戴上白手套成为网约车司机,不靠烧钱补贴,靠品质服务和合规发展,首汽约车做到了网约车领域的第二名。另外,首汽租车在企业用车领域始终保持全国第一,GoFun共享汽车更是成为国内共享汽车领域遥遥领先的第一名。

首汽集团作为一家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、几乎与共和国同龄的老国企,已经在出行领域深耕了67年,也见证了改革开放的过程。首汽集团是在计划经济时代为了党和国家的重要会议活动、为国家和首都的国际交往提供交通服务而成立的,被称为“中国第一车队”的首汽国宾车队家喻户晓。

但是,随着百姓出行需求的变化和互联网的普及,首汽的业务也受到冲击,企业效益一度不景气,亏损严重。2015年,首汽开始了改革转型之路,并在努力探索传统国企转型升级新路的过程中,确立了“实业+互联网+资本”的发展模式。

目前,首汽集团已经打造了移动出行领域的三大品牌:首汽租车、首汽约车和首汽GoFun共享汽车。“的哥”穿上西装戴上白手套成为网约车司机,不靠烧钱补贴,靠品质服务和合规发展,首汽约车做到了网约车领域的第二名。另外,首汽租车在企业用车领域始终保持全国第一,GoFun共享汽车更是成为国内共享汽车领域遥遥领先的第一名。

“市场和用户都在倒逼我们转型”

黑色车身、低调的首汽约车标识、挂着北京出租车特有的“京B”牌照……开了多年出租车的首汽“的哥”王师傅,现在是一名首汽约车的司机。“表面的变化是过去你路边招手儿,我上路捡活儿,现在你手机叫车,我手机接单。其实最大变化是服务水平和服务意识的提升。”王师傅告诉记者。

“不是我吹牛,我们公司好多司机都参与过国家的大型会议和外事活动的服务,别人不能比。”王师傅说。

借助补贴和红包大战,出行领域成为被互联网化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,传统的巡游出租车受到的冲击当然最大。“不改不行、不改没有活路,市场和用户都在倒逼我们转型。”首汽约车CEO、首汽智行(GoFun)CEO、首汽租车董事魏东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。

魏东透露,首汽之前主要做传统巡游出租车和汽车租赁业务,两三年前,这两类业务都开始面临巨大挑战。从租车业务看,北京开始限牌限购,如果只守着一座城市和单一一个产品模式,几乎没有增长空间。出租车业务更是艰难,2015年前后,单班出租车出现亏损,因为每月5175元的份子钱根本不足以支付人工和车辆成本,当双班车也在陆续接近亏损的时候,首汽和其他出租车公司一样面临亏损的巨大压力。

“巡游出租车其实两头都是非市场化的,出租车公司收取司机的承包金,即‘份子钱’由政府定价,出租车每公里定价也是政府定的。随着用工成本上升,出租车公司单纯靠收取承包金已经没有盈利空间了。”魏东说。

滴滴、优步、易到的出现虽然冲击了首汽的业务,但也让这家一直“戴着镣铐舞蹈”的传统国企看到了拥抱互联网进行转型升级的机会。“网约车能够市场化定价,可以使传统出租车公司不再受制于过去那种相对僵化的定价机制,借助互联网手段实现行业升级和市场化经营,国家也非常鼓励,这无疑是出租车改革最好的机会。”魏东表示。

“靠低价去拉用户的互联网打法不可持久”

“改!”这在首汽内部没有任何异议,但接下来的问题是:怎么改?彼时,滴滴快的和优步的补贴大战正酣,互联网以资本换市场的彪悍手段在短期内被证明非常有效。跟可以挥金如土的互联网新贵们抢市场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我们的转型得到了我们的大股东——首旅集团的高度支持,他们认可我们前期的战略性亏损,并希望通过我们的试错和摸索,走出一条国企拥抱互联网的新路,把行业的机会探出来。”魏东说。

但即使这样,与互联网公司们拼财力也是不现实的。魏东表示,集团从上到下都认为,不能违背商业逻辑,要回归行业本质。“我们没有搞大规模低价倾销,只是做了一些短期刺激,比如节日性促销。我们认为靠低价去拉用户的互联网打法不可持久,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段让消费者知道和体验服务,但要留住消费者还是要靠服务和口碑。”

首汽最终确定了服务升级和服务差异化的竞争思路,把目标市场定位在了中高端商务人群。“如果没有首汽约车,网约车的标准可能没有这么高,是首汽的加入让整个行业在网约车上的体验上越来越好。”魏东说。

魏东介绍,2015年9月,首汽约车APP正式上线,但只有北京一个城市,以400辆车起步。2016年,北京市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,并开始走出北京扩张到全国22座城市。2017年,首汽约车已经进入54个城市,车队规模发展到自营车27000辆,加盟车60000辆。据透露,今年的加盟车会达到50万辆左右。

此外,首汽租车也开始走出北京布局全国,同时也开始涵盖C端市场,并孵化出汽车金融、垂直行业用车等业务。

“出行市场不会一家独大”

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后,互联网出行市场度过了一段平静期。但进入2018年后,出行市场又开始热闹起来,不仅嘀嗒、易到、神州等老玩家纷纷加码,美团、高德、携程等互联网新贵也纷纷入局,还有吉利等汽车厂商都在布局出行平台,出行市场进入了下半场的新一轮竞争。

魏东认为,网约车是一种商业模式上的创新,而不是技术垄断型的创新,不可能长期保持一家企业一家独大或者行业无竞争状态,行业竞争不可能停止,大家最终比拼的是运营能力。虽然不可能一家独大,但也很难百花齐放,因为这个行业需要规模效应。“我们认为地方平台很难生存,因为本地刚需用户数量有天花板。行业最终的格局是竞争力最强、有相对优势的几家会留下来,而且各自会在各自的细分领域保持优势。”

魏东表示,首汽约车的未来定位是商务专车领域的第一品牌和第一份额。“今年我们应该就能够实现。而且在此基础之上,我们还会做产品升级和挖掘更多的细分市场。我们不追求大而全,在用户数和订单量上去赶超,烧钱去‘砸’客户,这不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希望把中高端商务人群这一细分领域做透。首汽约车前期还在扩张期,亏损是预料之内的,符合整体战略规划。但今年年底,我们在重点城市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,2019年实现整体盈利。”魏东说。

(来源: 经济网)

 

 

上一篇 :统分结合带动三产融合——湖北省潜江市现代农业产业园创建纪实 下一篇: 返回列表